木子影视文化
新闻详情

偶像教母柴智屏:再造《流星花园》,我为何要用全素人?

 二维码 49
发表时间:2018-05-10 18:30作者:每日财经

在柴智屏看来,作为新版《流星花园》的制片人和总导演,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不仅要做出高规格、高技术含量的剧,还要让越来越聪明和挑剔的观众相信这部作品的真实性。如果新版被吐槽成毁经典、再留遗憾又怎么办呢?“我想,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如果人生没有遗憾,那一定是很无趣的人生。”柴智屏笑言。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旋律响起时,现场的女观众情不自禁说“哇”。80后的记忆大门轰然打开,青春就像那场大雨,即使感冒了也想再淋一次。

一开口就是浓浓台湾腔的柴智屏三度站上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她以萌样影视总裁、著名影视制作人的身份,发表演讲,并分别宣布了与腾讯影业、腾讯动漫的合作。

去年4月,柴智屏再造《流星花园》的消息传出,这一次她不仅是制片人,也是投资人之一。而一年之后的今天,新版《流星花园》未亮相,但这部剧、素人F4、萌样影视包括她本人,都将与腾讯展开许多新合作。


▲柴智屏(主办方供图)


十六年一觉流星梦,当华语电视进入后偶像剧时代,台湾偶像剧式微,大陆偶像剧被一片玛丽苏神剧承包。柴智屏已与大陆市场深度融合,只是再也没有出《流星花园》那样红遍亚洲的作品了。而触网腾讯会让“偶像剧教母”的商业版图迎来再度巅峰吗?

“后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如果你是第一个去做的就会得到认可”

2001年,柴智屏制作了她人生中第一部戏剧作品——《流星花园》。《流星花园》风靡全亚洲,柴智屏也被冠上了“偶像剧之母”的称号。

有媒体评论称,“柴智屏女士以最具创意跟创新的手法改变了戏剧的形式以及市场的生态。”但时隔多年,柴智屏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做对了什么。“我不太明白自己怎样成功的?一直想找答案。”柴智屏在4月22日腾讯新文创大会上发表演讲时说。

“后来我在纽约旅行,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仿佛得到了一个答案。我看到了一位画家叫做马克·罗斯科的画作,他的一个画作上面写着《无题-黄与蓝》。当时我在博物馆对着这幅画看了很久,我在想这是我在小学时应该可以画一模一样的画,为什么这幅画可以放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并且拍得几亿美元的高价呢?”

▲腾讯影业和萌样影视达成合作(主办方供图)

柴智屏细看了这幅画的简介:“它是抽象表现主义的典范,透过绘画,感受到自我的情绪与内在的声音。”这让柴智屏突然领悟到自己之前怎么也想不透的“我为什么成功了。”

“即便后人看这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要你在属于你自己的时代里面,是第一个提出这个理论或者是第一个去实践成功的人,你可能就会得到高度认可。我想那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后来柴智屏监制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小时代》等,十几年来,她不断被别人问:“柴老师你如何能够了解年轻人到底喜欢什么?”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豆瓣评分8.1分(豆瓣/图)

柴智屏的答案是:除了认真、努力、专业、敬业之外,心态非常重要。“岁月一直在走,可我觉得,如果我可以陪着每一代18岁的年轻人一起成长,那该有多好!我喜欢跟年轻人聊天,最后发现,不管哪一代的18岁,他们的世界里,永远有对爱情、对友情、对未来梦想的向往,以及与外界接轨时陷入的茫然和疑虑。他们跌跌撞撞反反复复的寻找着自我价值和信念,这些都是不变的主题。”

“请明星能给我半年档期吗?答案是不可能”

去年,柴智屏在寻找新版《流星花园》合作平台和发行商时,她听到千篇一律地声音告诉她,怎么样才能打造一部爆款,要找到一个平台认可的导演、要找到一两个知名度能够带动流量的演员、最好这些演员身上有很多代言以降低投资风险……

柴智屏立刻的反应是:“有知名度的演员可以给我半年的档期吗?回答是不可能,他们能给你100天就不错了。”

“这个答案让我蛮讶异的,我很担心,我要拍摄50集的戏剧作品,100天有时间读本吗?有时间跟演员进入角色吗?有时间培养感情吗?这跟我以往拍片的习惯不太一样,我要遵循发行人、出品商给我的建议,还是我要做以往我必须要做的工作经验。这是我当时必须很挣扎做的一个选择。”

最后柴智屏的选择已经明朗,从F4到杉菜,她全全启用素人。“我愿意要全心投入剧组的人,没有演技无妨,没有经验无碍。我要建立一个环境,剧中的人物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是演出来的,他们是真真实实活在戏里,彼此间的关系是真的,彼此的情感是真的,即便没有剧本他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情感反映。”


▲柴智屏和新版F4成员(主办方供图)

“我想,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来临,选择变得很多,观众的喜好也更加分歧,一般群众对于影视作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们对于剧情的铺排、演员的演技、造型的设计,甚至临时演员站错位置他们都可以出来发表意见。在这个意见可以立即互动的时代,我们给观众看的作品,已经不是给观众看什么他们就接受的时代了。”

在柴智屏看来,作为新版《流星花园》的制片人和总导演,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不仅要做出高规格、高技术含量的剧,还要让越来越聪明和挑剔的观众相信这部作品的真实性,“仿佛剧中的演员就是你自己,或是你身边的人,不管你想亲近的、想逃离的,你都可以在里面找到生活的影子。”

如果新版被吐槽成毁经典、再留遗憾又怎么办呢?“我想,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如果人生没有遗憾,那一定是很无趣的人生。”

【 现 场 实 录↓↓↓ 】

我在2001年有机会制作我人生中第一部戏剧作品《流星花园》,那时它红遍了亚洲20个地区。当时造成一个风潮,影视媒体给了我“偶像剧之母”等等一系列的封号。

有媒体说柴智屏女士以最具创意跟创新的手法改变了戏剧的形式以及市场的生态。我不太明白自己怎样成功的?一直想找答案。

后来我在纽约旅行,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仿佛得到了一个答案。我看到了一位画家叫做马克·罗斯科的画作,他的一个画作上面写着《无题-黄与蓝》。当时我在博物馆对着这幅画看了很久,我在想这是我在小学时应该可以画一模一样的画,为什么这幅画可以放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并且拍得几亿美元的高价呢?

我看了它的简介,它是抽象表现主义的典范,透过绘画,感受到自我的情绪与内在的声音。这让我突然了解,只要你在属于你自己的时代里面,即便后人看这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如果你是第一个提出这个理论或者是第一个去实践成功的人,你可能会在你自己的领域里面得到一份别人的认可。我想那时候才真正意识到我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后来从《流星花园》、《转角遇到爱》到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还有《小时代》等等这些影视作品,这十几年来,我不停被人家重复地问着:柴老师你是怎么样制作出这么多受年轻人喜欢的作品?你如何能够了解年轻人到底喜欢什么?

最重要的事情跟大家分享:除掉认真、努力、专业、敬业之外,相信在座每一个人都知道,心态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重拍《流星花园》,本来觉得再来做一次,是一件毫无挑战也毫无意义的事情。后来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我,现在穿越到16年前第一次制作戏剧的我,回到那个初心,回到最原始,什么事情都不了解,什么经验都没有的自己。中间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从表面上看,在台湾制作费以前是一集20万人民币,现在是300万人民币。虽然消费变高了,可是为证明这个数字在市场的规格不可同日而语。比如当年F4平均身高1.80米,现在至少是1.85米,虽然身高增加了体重没有增加,证明当年年轻人肌肉比较有分量一点;以前的杉菜(大S)在真实世界是搞怪、无厘头出道的美少女明星,现在的杉菜是曾经在电视台做过剪接工作看似平凡的实习生。以前内容是以贫富差距作为整部剧的趣味及重点,现在偏向于来自年轻人冲突、背景、思想碰撞的差距。

我在重新制作这部剧的同时,我自己也重温这部剧在这么多年给我的一切,它给了我太多启发,人生中有太多事情是不能重来的,即便重来也会因为时空的不同有不一样的结果。结果是重要的吗?相信多数人包括我自己,会说说结果当然重要,没有人喜欢失败,每个人都渴望成功,可是成功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这么多年来,我听过最多的陌生人或者是粉丝跟我说的话都是:“柴老师我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后来时间久了会慢慢出现:“柴老师我太太是你的粉丝”,然后渐渐又听到很多年轻人说:“柴老师,我妈妈说她以前都看你的戏”。

我知道岁月一直在走,时间一直在走,我们都在成长,可是我突然有一种很奇妙温暖的感受,我开始有一种,如果我可以陪着每一个年代的18岁的年轻人一起成长,那该有多好!因此我就开始热爱着跟年轻人聊天,聊他们的生活、聊他们的爱情,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梦想是什么,人生目标是什么。最后发现不管哪一个时代的18岁,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对于爱情、对于友情、对于未来的梦想,对于如何跟世界融合去接轨,常常陷于茫然与疑虑,缺乏自信,没有办法坚定,跌跌撞撞反反复复寻找着自我的价值与信念。

我感受到在这样的青春里面这个世界是这么迷人,因此我就想,我很想要跟每个年代的18岁的年轻人站在一起。

去年,我在寻找《流星花园》合作的平台和发行商的时候,我听到千篇一律地说着,告诉我怎么样能够制作一部戏,说要找一个平台认可的导演,要找到一两个知名度能够带动流量跟高知名度的演员,最好身上有很多代言可以降低投入的风险。

我当下面临一个问题,有知名度的演员可以给我半年的档期吗?回答是不可能,他们能给你100天就不错了。这个答案让我蛮讶异的,我很担心,我要拍摄50集的戏剧作品,100天有时间读本吗?有时间跟演员进入角色吗?有时间培养感情吗?这跟我以往拍片的习惯不太一样,在当下我必须很挣扎做一个选择。

我要遵循发行人、出品商给我的建议,还是我要做以往我必须要做的工作经验。我是要愿意全心投入剧组,没有演技无妨,没有经验无碍,我要建立一个环境,剧中的人物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是演出来的,他们是真真实实活在戏里,彼此间的关系是真的,彼此的情感是真的,即便没有剧本他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情感的反映。

我想现在的互联网的时代的来临,选择变得很多,观众的喜好也更加分歧,一般群众对于影视作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们对于剧情的铺排、演员的演技、造型的设计,甚至临时演员站错位置他们可以出来发表意见。在这个意见可以立即互动的时代,我们给观众看的作品,已经不是给观众看什么他们就接受的时代了。

现在不管我们称之为偶像剧或都市情感剧,对我来讲身为一个制片人或一个总导演,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是,我不止是怎么样制作出高规格、高技术含量的戏剧,而是很困难的是,当观众看待你这部戏这部作品会相信一切如此真实,仿佛剧中的演员就是你自己,或是你身边的人,不管你想亲近的、想逃离的,你都可以在里面找到生活的影子。

以前我碰到的媒体朋友都会问我:“柴老师你制作的戏剧都是童话,你如何看待真实的世界?”我回答,它是真实的世界,只要你愿意打开心房,幸福怎么会是童话呢?我看到媒体朋友对这件事的质疑,我想真实和童话怎么样拉近距离?很多人说真实世界就是残酷的,比方说我的家人不支持我的梦想,我的工作总是被老板否定,我的感情总是得不到幸福,我总是赚不够钱去买房子……,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人生的抱怨。

我想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如果人生可以后悔的话应该就不会有遗憾,如果人生没有遗憾的话一定是很无趣的人生,我们不是希望在戏剧中把每一个人发生的事情,希望投入戏剧能够思考和选择吗?现在的新文创时代,每一分钟都在打造与大众不断互动交流的世界观,身为创作者、创意人,我回想自己经历的一切,每一分每一秒的耕耘,每一个走过的地方,每一首听过动人的歌曲,每一个跟你交汇的人都会是创作的养分。因为时时刻刻我们都在提醒自己不要浪费一分一秒,认真感受生命中每一个发生的事情,不管痛苦、愤怒、喜悦,是沮丧还是希望,只要发生了就可以让你的生命更有意义,更勇敢地往前迈进。

刚刚看到很多业界的精英人士、专业人士,带给我们很多他们创作的过程,也有很多动漫产生的很棒的作品。很多时候我们分不清楚虚拟世界真实世界在发生的过程中到底给我们什么样的感受。我相信在虚拟与真实无法分辨的年代里,形式不是最重要的,内心的美好一定会呈现在创作者的作品中,就像前面那么多的精英跟前辈。


友情链接

       QQ:185191566
手机号码:177-9227-7150(微信)
联系邮箱:185191566@qq.com
详情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御笔华府5号楼402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